当前位置 大亚湾核电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昝云龙:以赤诚之心投身核电建设事业

能够看到深圳翻天覆地的变化于我而言是幸运的事。深圳的今天得益于中央领导高瞻远瞩的决策,也离不开每一位参与深圳建设的开拓者。深圳的未来还有更多空间值得期待,看到粤港澳大湾区和前海的发展,我相信深圳也一定能够承担新时代赋予的重任。

昝云龙

19349月出生于四川乐山。1983年从国防科工委来深参加大亚湾核电站的筹建工作,曾先后担任广东核电合营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董事长,是我国核电事业发展的主要推动和参与者之一。1996年获法国政府“骑士荣誉勋章”。2010年获世界核电营运者协会授予的“核能卓越奖”,成为我国核电界首个获此殊荣的人士。

22岁那年,我走出四川,最终到了北京中关村一个叫“546信箱”的单位,从那儿开始,我与核物理结下了不解之缘。

进入研究机构学习核物理

我出生于四川乐山,幼时家庭条件比较困难,幸而家中一直支持我上学。在我读高中期间,正值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我和同学响应号召报名,终因年龄不足而无法参军,若当年去了,我想走的将会是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1953年,我高中毕业,面临大学和专业的选择,纯粹凭自己的感觉。我选了3个基本没有联系的专业:一是探究人思维方式的哲学;二是研究世界基本规律的物理学;同时怀着走遍祖国的大好河山的想法,填了地质学。最终我被四川大学物理系录取,此后一生都便与物理紧密相连。

1955年,为了尽快建立我国的核工业体系,国家在北京大学建立了物理研究室,培养核科学人才。1956年,北京大学物理研究室到四川大学遴选了10名物理专业的学生,我便是其中之一。那是我22年来头一次走出四川,过长江三峡,经武汉,最终到了北京中关村一个叫“546信箱”的单位,这也是后来北京大学技术物理系的前身。

当时我所在的专业是实验核物理专业。研究室的教师们来自全国各地,有东北大学的朱光亚、复旦大学的卢鹤绂……皆是核物理学领域的著名科学家。在北京学习的那一年,若要用一个词形容,便是“大开眼界”。我不仅夯实了学科基础,更是学到了很多先前没有学到的专业知识。

“白手起家”参与核动力研究

从“546信箱”开始,我与核物理结下了不解之缘。

19588月,我被调到中国原子能研究院。一个月后,我接到通知,到第三组报道,去了才知道要做核动力研究。那时我国的核动力事业可以说是从零起步,我们都没有相关经验,只有基础知识,于是“白手起家”,从研读大量国外资料开始。那时我们都会俄语,但俄语资料有限,又赶紧学英语,学了纯粹的“哑巴”英语。来自不同专业的同事们在读完资料后相互分享、补充,就这样慢慢地把核动力的一些信息和知识掌握了。

1967年,四川的一个试验基地准备开工,我被调回四川工作。为了国家,大家都忘我地投入到研究工作中。这期间我一直没回家,后来才知道,我工作的地方离家并不远。

19709月,我被调回北京,在中央军委做参谋。1979年体制调整,我又被调到国防科委,担任科技部七局的处长,后担任七局的副局长。1981年国防科委与工办合并为国防科工委,七局成为海军局,我任副局长。1985年我调任某研究局局长,直到1987年底转业到核工业部任科技委副主任。

当时条件很艰苦,但我们也不在乎,大家都是怀着一颗报效国家的赤诚之心,投入到大亚湾核电站的建设工作中。

南下筹建核电站

1983年春节,我到葫芦岛渤海造船厂检查生产工作时,碰到了老领导彭士禄,当时他已调至水电部任副部长。见面时他问我:“老昝,我现在要调到广东去筹备大亚湾核电站,需要组织一些专家去支持这个项目,你去不去?”当时国内没有人搞过核能发电,唯独我们在四川搞过核动力。大亚湾核电站项目是粤港合资项目,而且按照国际高标准建设,我感觉很新鲜也很心动。我说这倒是个好事,如果组织上同意,我愿意接受这个挑战。

19833月,我们共有10人组成核电专家组,我任组长,背着行囊南下。

一开始,我们在广州的港澳渔民酒家住了两个月,每天都看大亚湾核电站已有的相关资料。因酒家条件不方便工作,后在广州军区的支持下,我们搬到了白云山鸡颈坑。在鸡颈坑的一个多月中,我们商讨并制定了大亚湾核电站的建设计划方案。之后,我返回北京向水电部汇报。

19836月,广东核电合营有限公司筹建办成立,我担任常务副主任,当时的主要工作就是与港方和设备供应商谈判。10月,为了方便和港方对接,筹建办从广州迁至深圳蛇口,在蛇口工业区新建招待所办公。

克服困难条件艰苦“作战”

那是我第一次来深圳。来了之后发现,深圳本地生活费高,而我们的月伙食费比较低,一个月只有30元,食堂的饭里有时能吃到沙子。为了补充营养,有些人就在路边摊买杂菜小鱼,用“热得快”烧水烫着吃。

从外地来的在工程部门的同事都不携带家属,只有在生产部门的同事能带家属,但没有那么多房子给家属住。两房一厅住两家人,三房一厅住三家人,厨房和厕所公用,大人住房间,小孩子则挤在公共大厅。

1983年到1984年,相继有140名工程师调入大亚湾。在这支队伍里,有长期从事核工业研究的,也有火力发电厂厂长,还有些其他单位来的,都是各行各业的尖端人才。

那时所有借聘人员没有任何额外报酬,工资是原单位发,有的路费也是回原单位报销,起初还有一天3毛钱的出差补贴,但只发3个月。有一次没钱用了,我还委托老领导彭士禄从家里给我捎来50元。

当时到大亚湾的交通也十分不便,马路很窄,车只能慢慢开,从城区到大亚湾,有时早上出发,中午要在路上吃一顿午饭才能到。

虽然当时条件艰苦,但我们也不在乎,因为大家都是为了共同的事业、共同的目标而不断努力工作。国家能够引进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项目十分了不起,我们都怀着一颗报效国家的赤诚之心建设大亚湾核电站。

在大亚湾核电站的建设过程中,我们始终坚持高标准、高质量的建设要求,也学到了非常宝贵的实践经验和现代工程理念。

“安全第一、质量第一”是方针

1985118日,广东核电合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合营公司”)正式成立,我担任总经理助理。从这时候起,我才开始领合营公司的工资,250多元一个月,原单位发170多元,这边给补差70多元。到1985年底,我们完成了大亚湾核电站筹建阶段关于核岛、常规岛和BOP三大合同的全部谈判。

19863月,我担任合营公司总经理。

19877月,大亚湾核电站正式开工。

“安全第一、质量第一”是核电站建设过程中贯穿始终的方针。为了能推进核电国产化,在可能的条件下,大亚湾核电站重要的工程项目都采取由外国承包商与国内公司合作的方针,使国内公司能够学习到国际先进的工程技术和管理经验。

始终坚持高标准、高质量建设

但由于管理理念和文化的差异,我们在核电站的建设过程中遇到了不少困难。

有一次,一位澳大利亚的安全工程师发现吊车电缆在运行时“啪啪”地冒出火花。他觉得这很危险,就找施工单位谈,但施工单位已经习惯了这种作业,总觉得可以省一省,没把工程师的话放在心上。见状,工程师就拿了把大剪子,把有问题的电缆全剪了。施工单位赶忙请工程师吃饭,想让他手下留情。结果工程师以为这是对他工作的肯定,对施工单位说:“谢谢你们这么招待,我还要继续努力做好安全监督工作。”之后,施工单位再也不好意思讲任何“手下留情”的话了,认认真真听工程师的建议改进工作。

所以在整个建设过程中,我们学到了非常宝贵的经验和现代工程理念,也始终坚持高标准、高质量建设。虽然第一台机组推迟15个月投产、第二台机组推迟10个月投产,但我们不争时间,也不沽名钓誉,一定要确保工程质量。

199421日,1号机组完成全部准备工作正式投入商运。29日是除夕,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当天对外发布了消息,整个大亚湾都沸腾了。56日,2号机组也顺利投入商运,至此,大亚湾核电站工程建设全部完成。

如果说建设大亚湾核电站是在巨人的肩膀上跳高,那么实现我国核电跨越式发展的天梯就是改革开放。

筹建中国广东核电集团

大亚湾核电站全部工程结束以后,我们开始思考下一步要做什么。如何创造条件让培养起来的人才留下,如何确保大亚湾核电站安全、高效、经济地运行以及成立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现“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是我们想得最多的问题。

199425日,国务院在深圳召开了一次办公会,会上研究决定以建设大亚湾核电站形成的资产为基础,组建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作为国务院第56个试点企业集团,实行计划单列,并执行“以核养核、滚动发展”方针,继续开发后续核电站。

19949月,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正式宣布成立,我担任第一任董事长、总经理兼党组书记,当时我已经60岁了。

在岭澳建设第二个核电站,成为了大亚湾人新的挑战。

当时有部门提出,建设核电站的单位不能是自己系统的单位,但我们还是建议启动大亚湾核电站的“原班人马”。因为在核岛这一领域,中国还没有第二家公司有相关经验,建设大亚湾核电站只把我们培养成了相当于大学二年级水平的学生,如果再建设岭澳核电站,就可以把我们培养成“毕业生”,使我们在核岛领域能够独立工作。

岭澳核电站再上一层楼

19975月,岭澳核电站一期主体工程开工。岭澳核电站一期工程是按照大亚湾核电站翻版加改进建设,移植了大亚湾的经验,做大亚湾核电站工程总结的同时,我们就写出了岭澳的工程技术协议书。

“二核要比一核好”,这是国务院向大亚湾人提出的更高要求,而我们也确实做到了。

2002528日和200318日,岭澳1号机组、2号机组分别投入商业运营。与大亚湾核电站相比,不管是质量、进度还是投资,岭澳都做得更好。首先,岭澳一期在安全系统上修改了30项;其次,岭澳的工期缩短了。而岭澳二期,在反应堆条件基本不变情况下,把汽机转速修改,功率就提高了差不多10%,相当于一年多创造7亿元的价值。

大亚湾核电站的开发建设主要是进行引进和消化、吸收,培养人才、锻炼队伍、实现高起点起步,而我们在岭澳核电站的实践上真正实现了引进、消化、吸收和创新。

我们曾经说,大亚湾核电站是建设我国核电高速发展的桥墩,岭澳一期是这一高速路的引桥,圆满完成岭澳二期及其设计、制造、建造产业链,为我国现代核电产业发展驶上高速公路奠定了重要基础。

目睹深圳变化是最幸运的事

2010年,世界核电运营者协会授予我“核能卓越奖”,这个是对大亚湾核电站成功的肯定。

如果说大亚湾核电站是在巨人的肩膀上跳高,那么实现我国核电跨越式发展的天梯就是改革开放。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为大亚湾核电站的全方位引进建设提供了天时、地利、人和。

日新月异的深圳有更多想象空间值得期待。看到粤港澳大湾区和前海的发展,我相信深圳一定能够承担新时代的重任。对我而言,能够就近看到深圳的变化是最幸运的事。

文章来源:深圳晚报                                         发布时间:2019-06-11